当前位置: 主页 > 叁零内幕报 > 内容

热门内容

]一个亲身经历1040阳光工程人的内幕解密! 博思创富

时间:2017-09-18 22:45  来源:未知  作者:admin

  1.开通本站博客VIP之前,必须通过本站免费项目赚到了学费。2.本站发言请注意文明素质,网...

  ,这个,一个不折不扣的传销。本人也是被朋友忽悠过去,考察项目,结果拜访朋友的环节中,一个女的拿出一张纸,给我画五级三晋制的时候,我就彻底明白了,因为我有做过国珍松花粉,明白直销,后来因为我想劝朋友赶紧放弃搞传销,留下来三天继续让那些搞传销的给我,看他们能洗出什么花儿来。结果差点儿我把他们搞传销的几个人员给反了,几个人都跟我说,哥们,你懂就好,我们也是没有办法,今天遇到高手了。

  下面的哈哥,是在网上找的,虽然是08年的文章,但是到了16年了,还有人被骗。这真的是我们的责任,他。哈哥比我写的更加深刻,如果你正在被骗的上,或者在考察这种所谓的项目,我想,看到本文,你就懂了。

  欢迎分享本文到你的朋友圈,避免你的朋友继续忽悠你的朋友,同时也是断掉他们的来,也是在你的朋友。创业避免被骗,损失不止一点点。

  以下文字,精彩绝伦,源自于一位老总亲口描述的,什么是最害人的传销?如何让你一步一步落入,如何一步一步让一个完美的家,倾家荡产!

  目的是让你知道,什么是玩套的最高境界,什么是环环相扣,普通人根本无法抵制的。毫不夸张的说,转发,等于救人。

  我叫马哈,别人都叫我“哈哥”,听上去有些怪吧。这不是真名,而是我的行业名,也许您会怀疑我是做鸡或者是做鸭的,只有他们才不会用真名 字,但都不是。中国存在一个特殊的行业,从业者大部分都在使用“行业名”,这就是南宁的“纯资本投资”行业。马哈就是我在南宁搞“纯资本投资”时用的名字。

  传销已经被国家明令多年,2008年还被人拉去搞传销的人无疑是愚蠢而且的。但您不觉得奇怪吗?传销为何屡禁不止?为何还有那 么多人参与?而且参与者的受教育程度还在明显提高,硕士,海归不乏其中。如果您只是坐在电脑前死不挪窝,您肯定不会上当,如果您去了南宁,您上当的机会将 有60%,如果您能在南宁呆到一周,那么您上当的几乎将提高的90%。南宁那边到底发生了什么?到底有什么不为人知的黑洞呢?

  在谈南宁之前先说说我自己吧,大学毕业后我就留在了广东。在东莞近十年的打拼之后,我拥有了两家电镀厂,规模不大,形势好的年份每年有 七八十万的纯收益。我并不是一个老老实实的实业者,炒房好赚的时候我开始炒房,股票好赚的时候我进了股市,因为我不贪,紧抱着“见好就收”的原则,因此, 我在楼市和股市上也有了不错的收获。2008年初的时候,我积累了很客观的财富。

  但对于一个小企业主来说,2008年并不是一个好年景。上半年的时候营业额就开始下滑,有时候连着3个月没有任何订单,7月份两个工厂 相继停产。因为厂里的工半都是老家带来的亲戚,我也不好一下子遣散他们彻底关门。就这样耗到10月份,实在撑不下去了,见他们也没找到新的工作,于是 就打法了他们一笔遣散费歇业了。然后我就象很多东莞的小老板一样,一部分舍不得丢或者丢不下的死撑着,另一部分是提前关门保存了实力整天晃荡着“找项 目”,很庆幸我是后者。

  2008年11月9日,无业的我大早就爬起来,开着车去茶楼。就在刚停好车的时候,看到手机上有一个未接来电,一开始还以为又是那种打 一下就挂掉骗你回拨的骗子电话,因此就没搭理。没想到那个电话又响了,接吧。居然是我堂哥。也就是这个电话之后,我的人彻底变了,我在以后4个月里把40 年的全说了,开始了一半是人一半是鬼的生活。

  下面我就披露一下南宁“纯资本投资”操作的全过程,一是为了自省,二是希望能看到本帖子的朋友免蹈覆辙。三是有关部门能冲破阻力,铲除这个。

  也许某一天你会接到这样的电话:“是我,我是xx啊,这是我南宁的号码,对,我在南宁。刚过来,你生意怎么样?”语气肯定是自然而且略 带欢快的,当对方了解到你近来的生意不太如意时大都会这样说“是啊,经济不景气,生意不好做啊。”安慰两句之后对方往往会说手边有点事情要处理,回头再 聊,让你有空给他电话等等。千万不要小看这通电话,这叫“铺垫”。这个电话之所以打给你是经过认真海选才决定的,甚至是和有经验的上线认真分析后经过若干 次演练才打给你的。

  但这个“铺垫”电话过后就再没消息了,这叫“凉一凉”。你就被这么凉着,守着自己要死不活的生意,要不了几天你就会拨打了那个南宁的电 话。对方肯定很热情,说“就想给你打电话呢,广西这边搞北部湾大开发,要不几年就弄成第二个珠三角,机会不少。不忙的话也过来看看”。说的你心里热乎 乎的,对方肯定会强调你最好能抽出7天左右的时间,一个人过来,甚至还提醒你别开车但要带上驾照,说自己的车在这边,一切都方便。这就向你正式“邀约” 了!

  的邀约是最普遍的一种形式,但绝对不拘泥与此。而且是五花八门,不同层次的从业者针对不同的对象有不同的邀约方法。随便举两个例 子,女儿骗老妈的邀约方法:“我调到南宁分公司了,交了个男朋友,请老妈来过过目”。原来的部下骗从前的老板:“我离开您的公司之后到南宁了,这里有笔业 务,我都谈的差不多了,这不正想着老东家呢,老板你抽空过来看看,希望很大。”方法最少有几十种,请注意,所有的“铺垫”和“邀约”都只有一个目的:“让 你一个人来南宁住上七八天”。

  别以为下了飞机后会有小车去接你,有经验的上线会告诉我“别接,我们是给他赚钱机会的,而不是求他的。”对你太热情会让你产生这样的怀疑“这么客气,是不是想算计我啊”。 因此你下飞机之后,我会在电话里说“忙啊,不能去接你了自己搭的士等等”其实我一点也不忙,就端坐在南宁租下的花园房里和我的上线商 量如何对你“再铺垫”呢。解释一下,在这里,上线叫“推荐人”,我的“推荐人”就是我的堂哥,我呢,也不叫堂哥的下线,而叫某某的“直接”。当然,凡事都 是因人而异,也有不少是去小车接的。在南宁用来干“纯资本投资”的小车有近千台,奔驰和宝马不在少数,我的那台“斯巴鲁”在同行只能算中级车。但有一段时 间很多小车都消失了,后面我会解释原因。 等你兴致勃勃到了我租住的小区之后,才真正展开。

  第一步,我会在小区的大门口接你,而且是装作刚放下手边的事情特意赶回来的样子。租住的小区叫“锦绣江南”,就在南宁市白沙大道边上,3房两厅,每月的租金3500元,按季度交租。因为来南宁干“纯资本投资”的人太多了,租金一天一个价,晚了给4000都租不到,还有租别墅和复式房的,根据自己的经济情况。 见到你之后肯定是好一通热情的寒暄,然后我会领着你从大门往家走,让小区一流的绿化在你面前一一展现。你肯定会忍不住问“不错啊, 租的还是买的?”当你知道租金之后肯定会吃惊“靠,这儿的租金不比东莞低啊”。我会坦然地告诉你“广东过来的人太多了,房租炒高了”然后我会信手一指“看 看,都是广东车”。你顺着看过去,果然是一排一排的外地车。

  下一步是带你参观南宁市容,少数人会很着急,吵着要先到我的工厂看看。这时候我会很自然地说“七八天呢,不着急,先放松放松”,顺便强化一下你在南宁的逗留时间是七八天哦。 为什么是七八天或者是五到七天?到底有什么安排在里面?后面会讲到。 发动汽车的时候我会提到某一款新车,再有意无意地表明一下自己要换车的打算。千万不要以为我是随口说的,其实这所有的接待和交谈都经过了精心设计,目的是吊足你的胃口,让你急于想了解,甚至有急于参与的愿望。

  离开小区后,我会开着车由西向东走。从“白沙大道”上“葫芦鼎大桥”,再经过“竹溪大道”去“东盟十址”。 第一次到南宁的人此刻肯定会大吃一惊,因为南宁和想象中的样子实在是太不同了:整洁的街道、绿草如茵的隔离带、现代化的高楼林立。而且人口少,市区人口不足200万,节奏舒缓,刚从东莞某工业区冷不丁来到这里绝对是心旷神怡。

  更大的震撼还在后面,去过南宁的朋友都知道,“东盟十址”到“朗东客运站”一上新楼盘铺天盖地,什么“翡翠园”啊“莱茵湖畔” 啊,一直延伸到几乎看不到的地方。这些楼盘是“再铺垫”时候必看的,目的就是震撼你,说真的,如此密集的新楼盘我在去南宁之前也没看过。大部分朋友看 到这么多楼盘之后都会瞪大眼睛发问“都卖给谁啊?南宁经济落后,人口又少”。有了这样的问题就妙了!“哈哥”我会紧跟着“南宁几乎没工业,但这里的银 行可常有钱,大把银子贷给开发商建楼。为什么?”“对呀,他们靠什么支撑?哪里来的钱?”就这么一步一步往资本上引,但要点到为止,万万不可嚷嚷出 来:“还不是靠我们纯资本投资行业!!!”。

  在饭店里坐下后手机一阵响,来了三五个朋友(纯资本投资的从业人员),我赶紧向你介绍:“东莞的马老板,厚街的金老板,石龙的孙老板”,大家赶紧握手发烟,最后一起坐下来,边吃边聊。 这时候的情况很有意思,你是唯一被的,异常兴奋又懵懵懂懂。我比较了解你的性格和现状,充当了饭桌导演的角色。马老板,金老 板,孙老板大家也是刚认识不久,叫他们过来目的就是为了铺垫你,另外,大家都是东莞出来的,好谈,都是开工厂出身,共同语言也多。 这时候,你肯定是问题最多的一位:什么“各位都把工厂迁来了?”;“东盟那边订单多不多?”。在我们听来,这些问题都是正常而且可爱的。 渐渐的,几位老板会巧妙地点拨你一下两下: “传统生意不好做啊,大不好,我们都不再弄了”;

  “南宁这边国家给了一个优惠的金融政策”再一指我“我们和小马一道,在搞投资” 就这样,吃着聊着,我的也圆了,你的兴致也更高了。 商人都是逐利的,哪里好赚钱去哪里。在老本行里摸爬滚打多年,能不累吗?要是能依托着南宁的“优惠的金融政策”搞搞投资,轻松又赚钱,干吗不考虑呢?

  饭后会安排卡拉OK,一吃一唱,你的心情完全放松了。 这时候,你你也不会往传销上想,印象中的传销是这样的:什么身份证啊,几十个人关一间小屋住在地板上啦,不给饭吃啊。这些都主 流对传销极尽的结果,但现在传销早就旧貌换新颜了。要说中国也是邪乎啊,引进传销的时候是夸成一朵花,打击的时候有骂成一坨屎,骂和夸都是那同 一张嘴。

  所有的铺垫结束之后也是我最紧张的时刻,因为马上就要切入正题了。 不管你怎么铺垫怎么忽悠,最终都要落到“交69800元认购款,然后拉三个人头”上来,如此典型的传销套怎么介绍给朋友听?怎么能把黑的描红?怎么还能让那么多人醉心其中、呢?按照行业程序,一步步来。 铺垫后的工作就是“开蛊”,大家都这么叫,这两个字具体怎么写我也不知道,估计是正式开始的缩写吧。

  这话一出,我就可以装哑巴了。 “咱们从事的项目叫纯资本投资,是国家的一个试点工程,行为”“开蛊”的人这时候会打开电视,熟练地进入南宁图文信息频道,打开南 宁市简介,然后指着电视上的文字告诉你:“看,南宁是一个优化资本结构的试点城市,中央特批的。但南宁并不是一个经济发达地区啊,它的资本从哪里来?如何 优化?于是就有了我们这个行业” 开蛊的人这时候会示意我续茶,顺便查看一下你的反应。

  在你正在点头的时候,“开蛊”的人又会啪的一下把电视切换到AV,给你放一段视频。 那是汶川地震后“纯资本投资”行业的一个捐款,整个捐款过程都在民政厅大院里举行, 广西卫视还做了现场采访,广西民政厅的厅长“陈利丹先生”还出席开幕式并讲话,并给行业代表颁发了证书。 视频的效果非常清晰,没有任何剪接(千真万确),等你看完这个视频时候,“开蛊”的人还会拿出一份,那是一份在当地非常有影响力的《南国早报》,指着的一小片文章说“看看,行业的捐款事迹还上了呢”。你伸头一看,真真切切啊。

  负责“开框架”的人在行业里是倍受尊重的,这个人无论形象气质、言谈学识、心算技能甚至书法等等都务必一流。如果“框架”开的好,是男的,那基本上就不用买烟了,女的呢,基本上也不用买水果和化妆品了,而且每天都有人排队请你吃饭。 行业里能“讲框架”的不多,这里没有专业的培训,负责讲框架的都是念书比较多,或者是数理逻辑方面比较强的人,讲框架是义务活,连讲带写要两个小时,但不收费,行话叫“奉献”。

  挑选谁来“开框架”常讲究的,主要是根据朋友的性格和受教育程度来挑选。如果我带来的朋友是海归,那我就要找个海归给他讲,容易共 鸣嘛。如果我带来的朋友很有钱但念书不多,我就找一个没念过大学的同行给他讲。如果来的朋友只会讲闽南话甚者连普通话都听不懂,那我就找一个人用闽南 方言讲给他听。总之,这个行业力不缺人才。

  a引进:纯资本运作的操作模式1998年引进,通过三年的初步实验和改良后,2001年7月由现在的局委员“lyd”和时任广西自 治区“lqb”在有广西组织22个部门开始布置,并试点在广西运行。2006年北部湾开发启动,为了加大融资力度,该模式在的领导下开始进入南 宁,并提高从业的门槛(原来可以买1股现在最少要买21股)。

  5行业精华:成功出局(到老总份额后拿够4代钱就要出局,没有)然后由老总的下线(直接)再重复老总的过程,公交车一样有下有上,逐级推。

  “开框架”前又是“铺垫”又是“开蛊”,因此新来的朋友在听框架的时候不仅没有任何,甚至还有几分虔诚呢。我问过不少行内的朋友“当初听完框架后有啥感觉?”,大部分人回答都是“晕晕的,那么多钱不知道哪里来的?觉得不大现实”。这就是精英们实战总结出来的 框架,能听明白的都是些口号和虚话,无法考证或者,甚至还把中央领导拉进去,用于强化“这是一项工程,委托民间运作”。最关键的部分一带而 过,或者藏在数字里,让你看着头晕。

  “先来的人分后来人的钱”听起来好,但从业者会指着框架给你解释“咱这一行就是具备某些社会保险的特性,后到的年轻人养老人,老人花年轻人的钱,只不过我们缩短了周期,提高了收益率罢了”。要不就拿出一张纸画给你看:社保要60岁,咱这个行业要一两年,时间缩短了。社保你每月缴纳500到老了可以每月领3000,六倍吧,咱们是投入69800,赚750万,投入和收益提高了。听上去有道理吧。

  和堂哥看来是比较熟悉,大家又是半个老乡(我妈妈是东北人)。因此就聊的非常随意实在。说她来东莞市也很多年了,一直在瞎忙,2003年凑 了2百多万开了个酒楼,倒霉赶上了,亏光了,要债的成群,还好有她老公在,都压住了。她老公是东莞市总队的参谋长,后来调到广州了,人称 “周处长”。

  转眼十几天过去了,在这期间我也没少往东莞打电话,说自己“在南宁弄了个镀锌厂,生意不错”“还说相关的项目不少,有兴趣就来一起干”,自己觉得谎编的 不错了,可那边的朋友都象商量好了似的,一接到电话就是“南宁啊,是不是和老谭在一起?他那是传销…….”我极力否认,但还是没进展。结果十几天下来,我 没叫来一个朋友,反而把自己弄的臭烘烘的。

  在南宁,我没有睡过一天好觉。每夜的发财梦让我处在“范进中举”的癫狂状态里,我多次自己成功地了一位镶满金牙的大老板,大老板是个黑白通吃的 人物,手下弟兄八百。大老板手臂一挥,手下的弟兄抢着埋单申购。转眼间我晋级到了老总,一下子就有了所谓税款和运作成本的,大堆的钞票把我挤到墙 角,我在墙角里哈哈大笑。

  知己一。女孩子,一个命苦的四川女孩子,数年前在广东打工,被一个中年的货柜车司机抱养。两年前揣着积攒下来的万块钱回到老家,经人介绍认识一 位厨师,并为这个厨师生养一个女儿。但这个厨师并没有兑现结婚的承诺反而是消失的无影无踪。女孩子顶不住乡邻的闲言碎语终于有一天来到南宁,原本希望迅速 挣到一千万再衣锦还乡从此抬头,没想到和多数的从业者一样没叫来一个人又弄得众叛亲离。她准备推掉房子去广东打工了。

相关推荐